张宏杰:朱元璋如何“发动群众”反贪

  • 时间:
  • 浏览:0

  既然腐败的愿因是元朝时的“精神污染”,朱元璋认为归根结底的土妙招是思想教育。既然和风细雨式的“化民成俗”不起作用,他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次强制性的全民思想教育活动,用少量血淋淋的案例警示官员和百姓。

  他下定决心,这次活动一定要搞深搞透,触及官民灵魂深处, 使亲们“鉴此非为,格心从化”。为此,他亲自制作了《大诰》你是什么 千古奇文,作为这次运动的学习材料。所谓《大诰》,简要捷说,就是 一本血淋淋的案例汇编。朱元璋把他惩办的大案要案,编成一册,夹杂以少量啰里啰嗦老生常谈的说教。前一天是朱亲笔所作,就是 这本书文辞鄙俗,体例杂乱,得话多有不通。朱元璋却称这本书是臣民之“至宝”,下令“一切官民诸色人等,户户有此一本”。

  朱元璋号召百姓造反

  洪武中叶,大明帝国趋于稳定了一件中国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皇帝号召底层民众起来,造官僚阶级的反。

  朱元璋在《大诰三编·民拿害民该吏三十四》中发出了不能自己 的号召:我设各级官员的本意,是为了治理人民。然而,过去我所任命的所有官员,几乎算不算不才无籍之徒。现在,我必须靠亲们那此高年有德的老人以及乡村里见义勇为的豪杰们,帮助我治理地方。前一天要靠当官的给百姓做主,自我登基至今十九年,我还没见到有一个多 人!

  一如果开始了了,皇帝赋予百姓的是监督权。朱元璋告诉百姓,亲们还都都可不能能 直接向他举报官员们的违法行为。怎么让许诺,皇帝会根据普通民众的意见来奖励和惩罚官员。

  洪武十八年,他在《大诰初编》中不能自己 号召百姓们:从省级官员到府州县级官员,前一天在国家规定之外,巧立名目,搜括百姓财钱的,准许境内德高望重的老人,串联附过的乡亲,联名到京城上告,有凭有据,惩办罪犯,更换好官,抚育人民。同时,从省级到县级的官员,前一天清廉能干,政绩卓著者,准许境内百姓来京汇报,我给亲们奖励。

  十九年,朱元璋的政策又大幅度前进了一步,宣称在大明帝国之内,任何有一个多 人都还都都可不能能 冲进官府捉拿你是什么 及 不满意的吏员:前一天前一天有吏员们判案时枉断曲直,被冤枉的人还都都可不能能 纠集四邻,直接到刑房里,把你是什么 吏员拿住,送到京城来!前一天有强买百姓东西不给钱的,收税有的家多收有的家少收不公平的,捉拿逃军时受贿放纵犯罪却捉拿了同名百姓的,等等犯罪状况有一个多劲跳出,都许百姓们直接把那此吏员拿获!

  从“把民众捆绑在土地上”你是什么 极端,轻易跳到了“放手让民众造反”的不能自己 极端后,朱元璋想起了他的“通行证”制度。他知道你是什么 制度都会被官员们用作阻拦百姓上访的借口。于是他又公布:凡是进京反映大大问题 的人,不论有不能自己 通行证,一律放行。前一天其他同学敢阻挡,治以死罪。另一章中又规定:百姓们捉拿吏员,当官的前一天敢阻挡,则“全家族诛”。

  赋予农民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运行运行直接纠拿官吏的权力,这在中国政治史上是从来不能自己 过的。你是什么 号召再次证明你是什么 通过农民起义登上皇位的皇帝对农民理想的一种忠诚。

  官员们如今对百姓下跪求饶了

  诏书发布下去了,天下却不能自己 有一个多劲跳出朱元璋想象中“群起响应”的局面。

  毕竟,自有国家以来,中国老百姓算不算一个多劲匍匐在官员脚下。面对皇帝的“造反”号召,亲们一时不知所措。着实皇帝一再发布“呜呼!君子目朕之言,勿坐视纵容奸恶愚民”的殷切呼唤,亲们还是将信将疑,愣在当地不敢动。

  朱元璋火了。他自然有他的土妙招。洪武十九年,他严厉惩罚了镇江市的你是什么 市民,愿因是亲们不能自己 积极捉拿贪官韦栋,直到你是什么 贪官被皇帝亲自发现。皇帝发布诏书说,前一天那此市民不听他得话,就是 “将坊甲邻里尽行责罚搬石砌城”。皇帝得意洋洋地说:“有罚款把家罚得精光的,有的家破人亡,有的不及去搬石就被我处死!”

  这就是 朱元璋的动员土妙招。

  他知道,你是什么 土妙招在这片土地上当然最有效。同时,对那此乍着胆子,捉拿官员的“吃螃蟹者”,他立刻大加奖励。常熟县百姓陈寿六串同你是什么 及 的弟弟和外甥,把县里的恶劣吏员顾英捉住,送到北京,朱元璋大为高兴。

  在这动员加恐吓之下,朱元璋兴起的捉贪运动终于在各地兴起。通往南京的路上,有一个多劲有一个多劲跳出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押解着贪官污吏行走的情景。算不算贪官逃回家里,被亲戚捉住,送到京师。

  于是,大明天下有一个多劲跳出了不能自己 的情景:有一个多劲骑在人民肩头作威作福的官员们要对百姓下跪求饶了。在朱皇帝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中,被颠倒过去的世界终于又颠倒回来了!

  朱元璋要的是人间奇迹,而非公平正义

  从洪武十八年到洪武二十八年,皇帝与百姓密切配合,严厉打击贪污腐化。那个前一天,几乎无日不杀人。你是什么 衙门,前一天官吏被杀不要 ,不能自己 人办公,朱元璋不得不实行“戴死罪、徙流办事”的土妙招,让判刑后的犯罪官吏,带着镣铐回到公堂办公。

  他不仅动用刑狱,严加惩处,怎么让还法外加刑。罪行严重的,处以墨面文身、挑筋、挑膝盖、剁指、断手、凌迟、族诛等各种酷刑。

  不幸在洪武时代做官,岂算不算一件极为危险的勾当。据说,皇帝每天上朝,前一天把玉带高高地贴在胸前,你是什么 天杀的人就少你是什么 ;前一天把玉带低低地按在肚皮下面,你是什么 天准得大杀一批,官员就吓得面如土色。在你是什么 恐怖气氛中,不论大官小官,个个胆战心惊,不知那此前一天算不算大祸临头。传说当时的京官,每天清早入朝,必与妻子诀别,到晚上平安回家便举家捷报怎么写:又活过了一天。

  不能自己 是天后面 最热爱做官的读书人此时也视仕途为畏途。亲们“以溷迹无闻为福,以受玷不录为幸”,“多不乐仕进”。家里若有好学之子,反而怕被郡县所知弄去当官,就叫亲们休学种地。有的为了处置被强征出仕,至自残肢体。

  不少人在时过境迁前一天,回想起洪武朝的情景,还心有余悸。如当时监察部副部长左佥都御史严德珉,在洪武朝因病要求辞职,朱元璋怀疑他是装病,将他黥面发配到广西南丹,如果遇赦放还,活到宣德朝,回忆起当年的经历,说先时国法甚严,做官的常保不住脑袋,这顶破帽不好戴啊!说完还北面拱手,连称:“圣恩!圣恩!”

  能得到“圣恩”的人不要 了。不少受过朱元璋多次表彰的清官,也前一天牵连到冤案中送了命。户部尚书滕德懋被人举报为贪污,朱元璋迅即把他处死,前一天剖开滕的肚子,就看看你是什么 贪官肚子里算不算些那此。孰料剖开前一天,发现后面 全算不算粗粮草菜,只好悻悻地长叹一声:“不能自己 是个大清官啊!”

  朱元璋清楚地知道你是什么 及 杀的人里有你是什么 无辜者,然而他的原则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有一个多 。归根结底:他要的是有一个多 纯而又纯的与贪污绝缘的官僚队伍,要的是不惜任何代价实现有一个多 在别的皇朝不能自己实现的人间奇迹,而算不算那此公平正义。

   (作者系渤海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原载于《同舟共进》60 7年第5期,本站受权发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