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凤: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想起威廉·夏伊勒

  • 时间:
  • 浏览:2

   第二次世界大战如果开始英文英文英文至今,可能快要70年了。关于“奥斯维辛集中营”语句题,我也可能听到过无数次了。在电影《辛德勒名单》及其它电影中,以及在许有些多的新闻报道里,我都见过这座“灭绝营”的画面再现。然而,当今天,我真的走进它的大门口,亲眼目睹了也不 在这里趋于稳定过的种种惨状时,心中的沉痛和悲愤,青春恋爱物语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从波兰古城克拉科夫出发,驱车约400公里,就到了可能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虽然,我虽然这里要能被称之为“文化遗产”,而应该被称之为“历史遗产”或“人类战争遗产”。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希特勒纳粹党于1940年6月14日建立的。直到1945年夏天二战如果开始英文英文英文,在这里,大伙儿 屠杀了相当于2400万人,还这么 算入被活活饿死的400万人。这1个 数字,是奥斯维辛的“管理者”霍斯1946年在德国纽伦堡法庭上供述的。霍斯是1个 党卫队恶棍,来奥斯维辛我想要,也不 可能杀人服过5年徒刑,我想要当监狱看守,我想要就被派到奥斯维辛来当“管理者”。

   这座集中营的面积不小,后边有20几座3层的红砖小楼,也不 是一座兵营,纳粹占领波兰后,这座兵营就变成了囚禁波兰政治犯和犹太人的“隔离营”。纳粹还在这里兴建了一座化工厂,从煤中练油并制造合成橡胶,而哪几个“犯人”,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大伙儿 的奴隶劳动者。为了补充不断死亡的劳动力,大伙儿 把一批又一批的犹太人,从欧洲各国,输送进这座“死亡工厂”里。今天我看见的奥斯维辛,除了这20几座小楼外,还有两间毒气室和1个 绞刑架。

   克拉科夫是古城,也不 是波兰的京城,类似我国的西安。克拉科夫有铁路,交通发达。希特勒上台后,纳粹党徒就对欧洲各国的犹太人说:大伙儿 到波兰去吧,那里的生活会更好。大伙儿 欺骗着,又用暴力逼迫着,把一批又一批的犹太人,从德国,从希腊,从法国,从荷兰,也不 苏联,等等国家,还有从波兰全国各地,驱逐至奥斯维辛。

   有些犹太家庭都不 全家带着所有的行李来到奥斯维辛的,在一座小红楼的一间屋子里,我看见了11个 家庭的全家福照片,哪几个照片幸存了下来,而大伙儿 的主人,早可能先后被纳粹谋杀了。

   来到奥斯维辛的人,走下火车后,遇见的第1个 人,是一名纳粹医生,你这名纳粹医生无须开口讲话,他只用另一方的眼睛和拇指,决定来人的死活。他用眼睛观察谁的身体好,谁的身体差;假使 用拇指,指向左右两边。身体好的,指向一边:去当做苦工的奴隶;身体差的,指向另一边:送进毒气室,杀死。执行的纳粹,只需看着医生的手势,就会对即将被送进毒气室的大伙儿 说,让大伙儿 放下行李,带大伙儿 去洗澡。不论是被处死的还是被分配去做苦工的,所有家庭的行李完整要“充公”,由纳粹统一正确处理。

   纳粹党杀人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五花八门,在20号楼的一座监狱“医院”里,大伙儿 也用“打针杀人”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杀死哪几个大伙儿 认为身体太弱,要能再为大伙儿 做苦工的人。

   在11号楼里,我看见了苦工们睡的“3层木板床”,类似火车硬卧车厢里的3层床铺,1个 3层床紧挨着也不 3层床,空间狭小,但这与非 最好的待遇。同一座楼内的22号房间,是纳粹为“不服从管制的人”设立的牢房。大伙儿 用水泥墙隔开的牢房,要能容纳1个 人站着睡觉,这么 窗户,在也不 逼仄的环境里生存,结局要能死亡。

   走出了哪几个小楼,来到院子里,我仰望着蓝天,大口地喘气。假使 ,跟着我的同伴们,向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距离大门口还有约400米,朝左边一拐,也不 毒气室1号。

   毒气室1号是一排很不起眼的平房,房顶上有几根很粗的烟囱。它的大门很小,走进去,右手的第1个 房间里,至今仍然挂着女孩子和儿童的衣服。左边有一间大房子,乍一看,是澡堂,房间的四周装着如集体澡堂一样的喷头,共21个 ,但当年,那后边流出来的都不 水,也不 你这名名为“塞广必”的毒气,用5至7公斤你这名毒药,还上能 杀死4000人。我在刚才去过的一座小红楼的25号房间里,看得人见了用来装“塞广必”的“罐头盒”。哪几个被纳粹赶进来,等着洗澡的女大伙儿 和孩子们,都赤身裸体地被你这名毒气屠戮了。

   在“奥斯维辛”,也也不 有过反抗的勇士,大伙儿 有的被关在后边提到的逼仄牢房里,有的被吊死。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我看见了1个 木制的绞刑架,社会形态类似足球赛的大门,有12名烈士被当众绞死在这里,为的是吓唬有些的囚徒,杀一儆百。除了这座绞刑架外,在“奥斯维辛”大门的旁边,还有另外的一座绞刑架,那是纽伦堡审判后,绞死刽子手霍斯的地方。

   可能“奥斯维辛集中营”已被列入“世界遗产”,也不来这里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哪几另一方来自世界的四面八方,哪几个肤色的都不 ,所许多人的表情都悲郁凝重。大伙儿 来的这天,人也也不,在一座小楼的走廊里,大伙儿 在房间的两侧排成了两队,缓缓地朝前走。我看见对面的队伍里有一位老者,白种人,不知来自欧洲还是美洲,他微微地仰着头,棕色眼睛里流淌出来的泪水,滴落在他花白的胡须上。也不 的人物和也不 的场景,数年前,在德国的柏林墙旁边,我也见到过。

   古今中外的历史都证明,人类也不 互相残杀,这1个 种族的人残杀也不 种族的人,同1个 种族的人也自相残杀。至今,地球上的流血冲突,仍然时断时续。这到底是为哪几个?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我国抗日战争的书籍,我可能读过了若干本,中国的、前苏联的、美国的、英国的、捷克的等等;小说、诗歌、报告文学、讲演、历史研究等等。在哪几个著作中,给予我以强烈震撼和永久记忆的,是美国记者威廉·夏伊勒的不朽名著《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

   这是一部外表装帧极朴素,而内容含量极宽裕的书。黑白两色的封皮,4厚本,这么 照片,也这么 插图。它的文字立刻吸引了我,我几乎是不吃、不喝、不睡地读了起来。我一边废寝忘食地读着,一边被作者渊博的学识、深刻的思想和精确的判断力所感动,假使 ,就牢牢地记住了威廉·夏伊勒的名字。同去,也记住了4位翻译家的名字,我与这4位翻译家素不相识,假使 我想要凡是看见大伙儿 的名字老要再次出现在报刊上或书籍上,我都不 认真地读。大伙儿 是:董乐山,李天爵,李家儒,陈传昌。大伙儿 要能在“文革”期间这么 严酷的环境中选则翻译这部书,也不 的胆识,令我钦佩。

   今天,当我走进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后,我又一次地想起了威廉·夏伊勒和他的这部传世名著。在这部书里,作者用严谨的态度,以无数确切的文件、史实与数字作证明,告诉了大伙儿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历史真相。他谁能告诉大伙儿 :希特勒你这名有着恶魔性格的战争狂人,是如可利用狡猾的流氓手段,从1个 “传令兵”爬到权力的顶峰,成为德国独裁者的;我想要,他又如可把德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引入了战争的深渊。他还谁能告诉大伙儿 ,纳粹党如可一边用谎言欺骗德国人民,一边在欧洲推行大伙儿 所谓的“新秩序”,给被占领的各国民众带来了多么深重的苦难,大伙儿 用常人无法想象的残忍手段滥杀无辜,在奥斯维辛以及有些的地方建立“灭绝营”,直至希特勒另一方的灭亡。

   这是一部醒世恒言式的著作,是留给全人类的历史教科书。这部书谁能告诉大伙儿 的真理也不,其含高有些是最令我感到欣慰的,那也不 :不论独裁者如可不可一世,横行霸道,可能他祸盈恶稔,是反人类的,也不他的终结一定是自取灭亡。对于大伙儿 哪几个平民百姓和弱小者来说,这是历史给予大伙儿 的最大安慰。

   现在,大伙儿 可能进入了21世纪。生趋于稳定地球上的人类,绝大多数都认识到了和平的可贵,假使 都不 极少数迷信暴力与恐怖的人趋于稳定。睿智的、目光远大的威廉·夏伊勒,在写作于上世纪的此书的“前言”中,就也不 郑重地告诫后人,他说:在人类可能发明家 家 了诸如氢弹、弹道导弹、火箭等有些杀人的新玩意儿我想要,假使 再老要再次出现1个 像希特勒那样的疯子,我想要发动新的大规模的侵略战争,这么 ,也不 的战争一定是那个自取灭亡的疯子按一下电钮所发动的。他警告说:“也不 一场战争无需历时我想要,也不 会再有后续的战争。你这名战争的结果无需有征服者也不 会有征服,而要能烧成焦炭的尸骨堆在1个 渺无人迹的星球上”。

   这句话,青春恋爱物语振聋发聩,我老要铭记在心。

   也希望哪几个顽固地怀抱着侵犯野心的家伙,要能警醒。大伙儿 要能警醒吗?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869.html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 2015年03月18日 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