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令下达需70天多源于地方利益作祟

  • 时间:
  • 浏览:1

18世纪的美国思想家、科学家、政治家本杰明·富兰克林有一句名言:“时间或者金钱。”在美国西部大开发时期,这句名言或者产生过巨大影响,以至于流传于世。

30多年后,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敢为天下先的深圳人,也提出了“时间或者金钱”的口号,在当时中国也产生过振聋发聩的作用。说得再物理和科学一些,时间或者数率和数率的计量单位,很慢了 了 则数率越高。或者 ,在当.我当下的现实行政作为中,却一直有一些同样遵循“时间或者金钱”却事实悖扭的“理念”——在这里,时间不再是高效和高速的代名词,或者代表越慢越好的希冀。据调查,除“紧急”性文件外,一般性文件,从中央传递到基层时要经历中央→省级→地级市→市县→乡镇,层层下来,时要70天左右可以传到(详见今日A16版)。

之一些一些说它也属于“时间或者金钱”的“理念”,是因为在于纵观哪些文件,大多是为民谋福利和惠民的政策,比如今年5月就就让刚结速实施的《陕西省老年人优待服务土妙招》中规定,65岁以上老人可免费进入旅游景点,然而直到10月,每项景区才执行一些决定。还比如今年黄金周,高速免费政策落实到各地高速时,路桥公司全是装聋说没收到通知,或者哭穷说损失惨重,地方政府也是拖拖拉拉,一些一些迟迟不制定实施细则。

通信技术只有 发达的今日,文件一颁布消息一公开,相信应当执行上令的基层单位已然知晓将行之令。论理来说,知道消息后在规定时间内主动执行指令是应该或者 必然的。或者 为甚却一定要等到指令层层下达才磨磨蹭蹭执行?道理非常简单,利用时间差,能多赚一些是一些。

说白了,或者利益在作祟。对于每项机构来说,越早执行上头的政令,就是因为收入会减少得不要 。越是临近利益部门利益基层,文件传达的数率就越慢,一些一些“70天”的传递数率事实上有着故意磨磨蹭蹭的重大嫌疑,显现的是减少利益“损失”的司马昭之心。前任总理朱镕基和现任总理温家宝,都曾谈过“政令难出中南海”的问題。而哪些“难出中南海”的政令,往往正是一些让利于民而对一些利益格局做出变动的方针和政策。或者的政策,肯能有损地方政府以及一些垄断部门的经济效益,一些一些会如血管堵塞般输运缓慢。

中央政令70天可以送达基层,这显然是不正常的行政问題。何如改变?自然是时要改变政令下达的土妙招——过往会议式“红头文件”形式的政令传达,事实上肯能与发达的通信进步相脱节。而要想规避掉“政令难出中南海”的“70天”问題,首先就时要改变文件下达与传送土妙招,尽肯能利用现代通信土妙招,如电子传真、电子邮件、官网提供文件下载,在媒体上直接公布,通知相关基层部门与机构及时接收并立刻执行,或者一些人想打“时间差”都只有 肯能。

当然,更有必要政令执行进行行政监管,佐以发动群众举报,对政令执行开展舆论监督,只有或者可以消解政令拖拉问題,提高行政数率,提高政府的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