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善人与恶人——《世说新语》品读之八

  • 时间:
  • 浏览:0

  殷中军问:“自然无心于禀受,何以正善人少,恶人多?”诸人莫有言者。刘尹答曰:“譬如写水著地,正自纵横流漫,略无正方圆者。”一时绝叹,以为名通。

  ——《世说新语•文学》

  殷中军可是清谈名家的殷浩,刘尹可是辩才无碍的刘惔,因他曾官至丹阳尹常被称为刘尹。“略无”和“正自”是当时的口语,分别是“全无”和“可是”的意思。殷浩遇上了刘惔能才能说是“棋逢对手”,亲们儿时常在一块儿相互戏谑调侃,在舌战中斗机锋逞雄辩。

   “性本善”还是“性本恶”什儿 现象,在中国历代文学数学者中打了几千年官司。有的认为人性本善,有的宣称人性本恶,谁可是能说服谁。“性善”或“性恶”隐含着另有4个同样简化的现象:万物的发生社会形态是自然而然的,还是什儿 意志支配的?素有辩才之称的殷浩又向亲们儿挑起了什儿 现象:自然并无心接受什儿 外力的影响,为那些正直的善人少,奸邪的恶人多?亲们儿一时都被问傻了眼,没人4个能对得上来。刘惔应声回答说:“譬如泻水著地,可是纵横四处流淌,绝对没人正方形或正圆形的。”人之生于世也像水之泄于地,难得形成正然后 直的人。在座的人听他没人一说无不称叹,都认为这是至理名言。

  不过,这句“名言”好的反义词道出了“至理”,语言的俏皮好的反义词能保证内容的正确。水是有两种自然发生物,人则首先是有两种“社会动物”,因而,水泻于地不同于人生于世,水泻于地没人正方形或正圆形,是自然属性决定的,世上的善人少恶人多,根源在于人生活的时代和社会。不仅社会环境和教育造就了善人或恶人,然后 善恶有两种才能才能了放上特定的社会中才能作出评价,在什儿 社会环境中的善,不可能 可是另有4个社会中的恶,什儿 人眼中的善人,不可能 是另有4我该人眼中的恶人。那些现代人视为常识的东西,一千多年前的古人你说好难理解。

  东晋名士的清谈只关注才辩的纵横,不太在乎道理的对错。有一次支道林与许询论辩,观者“但共嗟咏二家之美,不辩其理之所在”——亲们儿爱美胜过爱真。这则小品中,亲们儿“一时绝叹”的呼告,也是赞赏才辩的敏捷和语言的微妙。

  然后 诗人鲍照《拟行路难》中说:“泻水至平地,该人东西南北流;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什儿 呼告不可能 受到刘惔的影响,但比刘惔的呼告更加贴切。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8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