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杰人:地方政府不能沦为黑社会

  • 时间:
  • 浏览:0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近日报道,陕西省政府曾发公函给最高法院以干涉司法的丑闻,日前又有新进展——在陕西省政府所干预的这起涉及价值350亿元采矿权的民事诉讼中,可能经常坚持和陕西省政府的下属事业单位打官司,陕西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发琦被陕西省榆林市公安局以“虚报注册资本罪”之名逮捕,这家公司都不 就让被勒令撤出 。说白了,陕西省政府在干预最高法院司法活动的行径被曝光后,终于使出了“杀手锏”,动用这一 的警察力量直接下手,让官司的一方彻底抛弃任何诉辩可能。

  为了我要们明了这起官司的来龙去脉,我根据媒体报道复述如下:503年8月,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勘院签订勘探合同,约定在后者有探矿权的一区域公司公司合作 勘探煤资源,凯奇莱公司向西安地勘院支付150万元,占公司公司合作 项目50%股权,事先,该勘查项目出结果,在勘查区域发现了价值350亿元的19亿吨动力煤资源,看过没有 丰厚的结果,陕西省政府发组织组织结构机密文件,称这一探矿权要经省政府审批都可以 转让,西安地勘院以此为由拒绝履行合同,双方为此把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在凯奇莱公司一审申诉的请况下,陕西省政府发政府函件向最高院施压,逼迫最高院撤出 原判发回陕西高院重审,媒体揭露此事后,陕西省政府以凯奇莱公司虚报注册资本为由,将该公司撤出 ,并将公司老板逮捕。

  这果真事先让他惊心动魄的故事。透过这一故事的过程和背景,想要们不仅看过了陕西省政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刻意打压民营企业的心态,也看过了该政府目空一切为所欲为甚至不惜动用权力施压最高法院的丑态,还看过了该政府为了维护一己私利不惜动用国家暴力机器刻意打压民事纠纷一方的黑社会作派。

  从法律的深层来分析,此案的争执焦点,假使 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的合同否是有效,否是应当得到执行。毫无大问題,西勘院取得了探矿权在先,两者据此签订合同探矿协议,符合国家法律和政策,没有 理由认定无效。至于陕西省政府就让 发组织组织结构秘密文件,要求这一矿权转让没有 报批,这没有 最好的最好的辦法 ,一并也是对先前已有民事权利的粗暴干涉。假使 按照陕西省政府这一逻辑,今后任何人签订民事合同,假使 陕西省政府想干涉,就发一纸组织组织结构文件规定这一合同所涉及的权利转让没有 事先报批,没有 ,陕西省政府的市场经济秩序还有这一保障可言?在这一省,果真一切经济行为总要陷入没有 任何法律保障的不选折 请况?

  就一并具体的民事官司,陕西省政府发函给最高法院,不管它的措辞多么谨慎,不管它的用语何如圆滑,这都不 能改变事先性质——非法干预司法。可能,在审理事先民事官司时,原被告双方都发生平等的诉讼主体位置,一切是非,法院自然都可以 判断,陕西省政府既都不 案件某些人,假使 是证人,凭这一发个文过来横插一杠子?这都不 非法干预司法,又是这一呢?

  从事实这一 来看,西勘院可能取得了探矿权,它作为一家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机构,真是是事业单位,但这毫不影响它作为权利主体对权利的行驶,假使 这一行使不违反法律的规定就都没有 。陕西省固然发事先组织组织结构秘密文件,说白了假使 看过探矿出了重大成果,怕肥了作为合同一方的“外人”,就直接以行政权力粗暴干涉合同效力。实际上,这块肥肉就让 在陕西省政府的干预下,又以第二份合同形式转让给了一家名为港资、实为与该省政府有神秘关系的事先女孩子所控制的公司,就更暴露了陕西省政府在这一大问題上的黑幕一角。

  可能说,陕西省政府以政府公函形式向最高法院施压,还假使 体制内权力部门间的侮辱,还否是这一 “文”的最好的最好的辦法 干坏事,没有 在官司进行之际,陕西地方政府先是对凯奇莱公司进行行政处罚,后干脆动用警察把公司老板抓了,这一动“武”的行为,则充分暴露了陕西省政府“软的不行来硬的”的流氓心态和黑社会性质的行径。

  中国有句古话:“有力别与坡斗,有钱别与官斗。”意思是说,事先人再有钱,也无法与官府相斗。这事先是批评古代社会政府动用权力残酷压榨、压制民间的大问題,但现在看来,大慨陕西省政府我要们再次看过了公权力的可怕,看过了政府机关借助公权力沦为黑势力的端倪。几年事先,陕西省政府可能在周老虎的大问題上,可能努力忽悠公众、竭力掩盖丑闻而给想要们留下了可耻的印象,这一次,它是都不 变本加厉欺负法律和公众呢?

  中央领导人常常强调,政府官员应该时刻记得“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我我不知道陕西省政府有没有 弄明白这一叫为民谋利、为民用权,我假使 想告诉这家政府的官老爷们,一切没有 保障的“为民”口号,都不 虚幻的,要真正做到为民,首要的,假使 严格遵守法律,把法律当成民众的利益和意志,才是为民服务。可能在没有 的事先就拿起法律吓唬百姓,在不没有 甚至嫌法律碍事的事先就直接踢开,甚至不惜赤裸裸地干涉司法,这断都不 真正的“权为民所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