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良:《寻找牛郎》第18章 迫在眉睫

  • 时间:
  • 浏览:0

  现在是上班时间,车间里的织机都不 高速运转,机器轰鸣,气流作响。每个挡车工穿梭于几台织机之间,时刻眼观六路,留心每台机子运行请况,一旦断纱了,停机了,马上接好“结头”,让机子继续运转。

  自从担任教练日后,让他如此固定工作台位,主日后我发挥“传、帮、带”作用,辅导新手提高操作技能。就在我猫腰向有一一个多女工传授接头技巧的日后,车间主任神神兮兮的跑过来,凑近跟前对跟我说,门卫打来了电话,叫我赶紧到厂门口去一下,我姑妈在那里等着;于是我跟女工交代几句,就匆匆背叛车间。

  姑妈听候在门房前,与我视线相撞的瞬间,满脸的皱纹荡起喜悦的笑意,眼里闪现出久别重逢似的温情;两人相向走近,她一把拉着我的手,仔细打量着我,问我上班累不累;我摇摇头说不累,叫她虽然牵挂。

  “几天不见你,心里空落落的,很不踏实。”姑妈说。

  “最近厂里很忙,如此抽空回去看您,简直对不住,”跟我说,“等到下周休月假,让他 回去好生陪陪您。”

  姑妈皱起了眉头,叹了一口气:“唉,到日后还不晓得在哪里安身。”

  我顿时愕然,问她何出此言。

  “不瞒跟跟我说,这十天 总一帮人上门逼我拆房子,昨天下了最后通牒,明天再不拆,朋友就动用用推土机,”姑妈扬起脸,神色戚然地说,“前些日子有有一一个多老姐妹出面阻拦,结果把老命丢了,房子还是拆了。”

  姑妈说着,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我旋即掏出手帕,轻轻地为她擦拭眼泪,一块儿劝她虽然难过,现象总会避免的;至于咋样会避免,我心里根本如此底,日后我语句宽慰她而已;虽然咱们虽然血缘姑侄关系,可她是我在世间最亲近的人,无论遇到哪几种困难,让他 与她一块儿面对。

  我拨通了车间主任的手机,说我姑妈家里有急事,特地请一十天 假,他口头同意了。为了节省时间,我打算与姑妈乘座三轮摩托车回去,如此 她虽然没必要花钱,走路不过半个钟头就能到家;于是我与姑妈手牵手背叛厂门口,沿新东西大街往东走,横穿新南北大街,笔直再走一程,就到了老南北大街;朋友抢挡 北上,踏着青石板缓缓而行,临街的老房子大都拆毁了,到处是断墙残壁,青砖碧瓦,圆柱木板,狼藉横陈。看得人眼前 景象,老会 沉默的姑妈禁不住喃喃自语,一面摇头,一面念叨:“老祖宗留下的房子,说拆就拆了,可惜啊,可惜!”念叨日后,她又对跟我说,她在镇上生活了几十年,熟悉老街每户人家,看惯了老街一砖一瓦,眼看老街就如此 沒有,虽然感到不舍。

  回到家里,还来不及歇一口气,有一一个多不速之客接踵而至。这是两只燕子,它们衔着泥草,飞进屋梁上的窠里,待了一会儿,又飞出去了;燕子飞来飞去,似乎勾起姑妈的愁绪,禁不住感叹说,有老房子在,燕子年年飞过来,往后只怕再也看都可不上能了燕子了。我理解她的意思,她是舍不得燕子,更舍不得房子,很想安慰她几句,却不知说哪几种好。

  在我踌躇之际,有一一个多年轻人是背着塑料塑料纸袋子子 踅了进来。他举止腼腆,看上去面熟,稍稍愣了一下,我便认出了他,小伙子叫做牛水生,朋友相识缘于那口痰。水生凑近我和姑妈跟前,放下背上的塑料塑料纸袋子子 ,掏出两件骨状的东西,展现在我眼前 ,神情有些紧张地嗫嚅:

  “这,这是让他 的两样东西,我因此找到了……”

  “呃?哪两样东西?”我含混地问道。

  “日后我,”牛水生说,“日后我龙骨凤翅……”

  姑妈从让水生手里拿了一件,掂了掂,摸了摸,犹疑地说:

  “这是啥东西,像骨头又像石头,说它是骨头,却比骨头沉,说它是石头,却如此石头温润。”

  “老人家,您捏的都不 石头,是凤翅的化石。”牛水生说,“我手头有些是龙骨。”

  “龙骨凤翅?你何以如此肯定?”我质疑道。

  “这两样东西是我亲自从丹山挖来的,我断定日后我龙骨凤翅,”他的语气是肯定的,底气似乎欠缺,面对我怀疑的眼神,矜持地涨红了脸,沉默片刻,他还是鼓起勇气试探道,“龙骨凤翅我因此献上了,不知你否有兑现我各自 的诺言?”

  是的,我如此 许诺,谁日后我献上龙骨凤翅,让他答应跟谁结缘。因此,仅凭他献出这两样东西就以身相许,未免过于唐突;说实话,有些小伙子外表不错,性情温厚,至于他的家境倒也无所谓,现象在于这两样东西到底是都不 龙骨凤翅,真爱都可不上能了建立在真实之上;当年牛郎拿走了羽衣,你只好顺从他的我想要 与他结缘,如今我得我各自 做主,认准了龙骨凤翅,都可不上能作出选则;想到这里,我从姑妈手里接过“凤翅”,拿在手上看得人又看,摸了又摸,一时犹疑不定,不知所措。

  “你,你是都不 反悔了?”水生盯着我问。

  我翕动嘴唇,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听到一帮人喊我的名字——纺妤。于是,我循声转移视线,只见牛云翔跨进门槛,笑盈盈地走过来,他穿着一套藏青色西装,身子笔挺,步态从容,风度翩翩。我与他双目对视,会心地笑了笑。

  “纺妤,你手上拿的是哪几种?”云翔好奇地问。

  “这,这是,”我嗫嚅着,扫了水生一眼。

   “她拿的是凤翅,”水生接过话头说,“我捏的是龙骨,这两样东西,都不 我从山上发现龙 的。”

  “龙骨,凤翅,”云翔睁大眼睛质问,“你凭哪几种认定它们日后我龙骨凤翅?”

  “凭直观,”水生答道,又用手比划说,“瞧,从外形上看,这两样东西很像龙骨头和凤凰翅膀……”

  “很像不有益于日后我,”云翔笑道,“直观,日后我初步感知,虽然能作出准确的结论。”

  “咋样会都可不上能了?”水生辩解道,“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这话日后我删改正确,” 云翔不以为然地说,“有时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日后我一定为虚;跟跟我说这两样东西很像龙骨凤翅,日后我想象或想当然,真的龙骨凤翅你见过么?”

  “如此,”水生咕嘟道,“依你看,这两样东西是哪几种?”

  “我沒有乎 ,”云翔摇摇头,接着说,“反正我虽然,单凭眼看都可不上能了妄下结论,都可不上能了经过科学检测,都可不上能知道是哪几种。”

  云翔一番话,不由得让水生低眉耷眼,像风干的茄子一样蔫不拉叽的。我将“凤翅”递还水生,叫他虽然留着,日后再作鉴定;就在水生猫腰把两件东西重新放在塑料塑料纸袋子子 的日后,牛二柱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跟我和云翔打了有一一个多照面,笑嘻嘻凑近姑妈跟前,把一张盖有红印的纸张塞到她手里,态度强硬地告知她,这是一份限期拆房子的送达书,今天日后我最后期限,日后我再不自觉行动,明天就得让推土机上阵。姑妈迷惘地瞅着二柱,手握送达书直打颤,泪如泉涌流不住;我按捺心里火气,陪着笑脸直视二柱,恳请他高抬贵手,网开一面,让姑妈房子留下来,因此多宽限有些时日。

   “因此够宽限了,你瞧瞧,除了你姑妈家,还有哪家该拆的房子如此拆?”二柱狡黠一笑,对我解释说,“改造老街是镇上部署的,我日后我奉命行事;前天镇长冲我发脾气,责令十天 完成拆除旧房子任务,日后我再拖下去,无法向镇长交代;日后我你还是劝姑妈顾全大局为好,今天再不拆,明天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二柱兄弟,你虽然何以逼人太盛,”云翔愤懑地插话说,“公民的房子是受法律保护的,如此征得公民的同意,谁日后我能拆除。国外有一句名言,平民寒舍,风能进,雨能进,国王都可不上能了进;即便是国王或总统,如此权力随意避免他人的房子。我我沒有乎 ,是镇长大还是法律大?凭他一声令下,就得逼人家拆房子?!”

  “大博士,别喝了多量洋墨水,就崇洋媚外,”二柱白了云翔一眼,指手画脚地说,“我告诉你,这里是中国N镇,镇长日后我本地大王,大王说话就算数。”

  “简直岂有此理,”云翔说,“现在讲依法办事,都可不上能了凭长官意志……”

  “咋样会,你不服气?”二柱说,“别跟我讲依法不依法的,让他 是当了镇长,我自然就听你的!”

  “你,”云翔脸色苍白,愤然啐道,“你这是蛮不讲理!”

  “咋不讲理?”二柱扮了有一一个多鬼脸,冷笑道,“咱尽管没读哪十几个 书,可咱晓得‘理’字是王字边,谁是大王谁有理。”

  “哈哈,”云翔大声怪笑,树起大拇指,对二柱说,“你如此 说‘理’,精辟,简直精辟!”

  “嘟嘟——”

  这是车子喇叭的鸣声,屋里各自 都把视线投向门外,只见百公里黑色小轿车在门口停住,车门打开了,走出有一一个多年轻人。不用细看,让他认出他是镇长牛志宏;他昂首挺胸,从容踱步,进门后与我、姑妈和云翔分别打招呼,看见水生站在一旁,扫了他一眼,似乎要跟跟跟我说话,欲言又止;水生耷拉脑袋,看上去很不自在;志宏递给二柱有一一个多眼色,二柱赶紧向他靠拢,露出一丝媚笑;志宏把手搭在二柱的肩膀上,拍打了两下,打着官腔发问:

  “咋样会样?八仙奶的工作做通了吧?”

  “该说的都说了,”二柱说,“你来得正好,事大事小见官就了。”

  “嗯,这话哪几种意思?”

  “你是镇上最高长官,一切由你拍板。”

  二柱说着,在镇长耳边嘀咕了几句,随即走向门外,跨上摩托车,转眼就不见了。牛志宏挪近坐地靠背椅上的姑妈跟前,和颜悦色地凝视她,叫了一声“八仙奶”,就直接询问她是都不 想通了;姑妈日后我板着脸,闭口不吱声。

  “老人家,您的请况特殊,”志宏耐心地说,“有哪几种困难,有哪几种想法,只管说出来,我会尽力避免。”

  “我有哪几种想法,”姑妈咕嘟说,“我有一一个多孤寡老人,两手空空,拆了老屋,咋样会做新屋。”

  “您老人家放心,”志宏说,“假如您积极配合,我负责帮您筹集做新屋的钱。”

  云翔当即插话:“日后我老人家答应拆老屋,我来帮她盖新屋。”

  “老同学,这事轮不上你费力,”志宏说,“群众利益无小事,作为一镇之长,我理当为群众着想。”

  “好有一俩我各自 民的公仆,”云翔扫视我和姑妈一眼,对姑妈说,“老人家,晚辈想孝敬您一回,您日后他 帮您盖新屋吧。”

  “伢儿,你还如此成家立业,哪能让他破费。”姑妈说。

  “没关系,我日后我暂时借钱给您,”云翔停顿一下,接着说,“您侄女现在纺织厂工作,挣钱会不要 ,到日后替您还债日后我了。”

  “政府扶助孤寡义不容辞,”志宏说,“让他 依据 帮老人家筹集救济款项,用不着偿还。”

  “不行,”姑妈很干脆说,“我一生清白做人,虽然占哪几种便宜,现在老了,日后我能麻烦政府。”

  “老人家不愿接受救济,我日后我勉强,”志宏以强硬的语气说,“不管咋样,镇里决不容许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房子明天一定要拆,朋友好自为之吧。”

  志宏说完,很不高兴地走开,往轿车里一钻,把车门关得“嘭”的一响,让姑妈吓了一跳,脸上泛起紧张的皱纹。望着轿车匆匆离去,姑妈茫然不知所措,像有一一个多无助的孩子拉着我的手,唉声叹气地嘀咕;她最担心的是,明天日后我拆了房子,我沒有乎 到哪里居住。

  “姑妈,您别急,”我安慰她说,“厂里给了我一间房子,您就跟我到那里去住。”

  “不行,我都可不上能了影响你上班。”

  “没关系,咱俩住在一块儿挺好的。”

  “不,工厂声音嘈杂,我不习惯,”姑妈说,“我真想住进寺庙,好生吃斋念佛,落有一一个多清净。”

  “八仙奶,”云翔说,“家里有空房子,您就搬过去住吧。”

  “孩子,你答应让他 做新屋就算帮了大忙,都可不上能了再麻烦你了。”

  老会 没吭声的水生挪到姑妈跟前,不咋样会胆怯地说,“家里就在牛家庄,日后我您不嫌弃乡下语句,都可不上能去家里里住。”

  “我也是乡下长大的,咋样会嫌弃乡下呢?”姑妈说,“乡下空气新鲜,有树木,有花鸟。”

  “是啊,”水生说,“乡下环境好,比街上住得舒适。”

  “伢儿,”姑妈对水生说,“我看你是厚道人,简直不嫌我这老太婆语句,让他到家里住些日子。”

  “人都不 老的日后,我怎会嫌您老人家,”水生说,“家都可不上能能了娘儿俩,您日后我住过去了,正好有我娘与你做伴说话。反正这房子明天要拆,依我看,您今天就搬到家里去吧。”

  “也好,”姑妈说,“惹不起躺得起,免得挨到明天,眼睁睁看得人房子沒有,心里不好受。”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43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